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UNCCT
发布时间:2022-12-31 来源: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官网 作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治理创新学院 责任编辑:崔晓月 闫茜雨 杨钰雯 范淋铭(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治理创新学院)

 

一、史沿革

(一)设立背景

20052月,沙特阿拉伯王国在利雅得主办了第一届国际反恐大会,已故的两圣寺护法阿卜杜拉··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国王在会议上呼吁国际社会建立一个打击恐怖主义的国际中心。

 

(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

200698日,联合国大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United Nations Global Counter-Terrorism Strategy)。该战略是一份独特的全球文书,旨在加强国家、区域和国际反恐的能力。

在该《战略》所附的《行动计划》中,会员国决心采取具体措施打击恐怖主义,包括:采取措施消除有利于恐怖主义蔓延的条件(第一支柱);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 (第二支柱);建设各国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并加强联合国系统在这方面的作用(第三支柱);以及确保尊重所有人的人权和法治,作为打击恐怖主义的根本基础(第四支柱)。在《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第二支柱中,联合国大会“承认可以考虑建立一个国际反恐中心的问题,并作为加强反恐斗争的国际努力的一部分。”

(三) 建立联合国反恐中心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 UN Counter-Terrorism Centre,简称UNCCT)成立于20119月,旨在促进国际反恐合作,并通过沙特阿拉伯政府的自愿捐款支持会员国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

联合国大会通过两年期的《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审查的决议确定了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的优先事项。该办公室与联合国会员国、联合国实体、民间社会、国际和区域组织、学术界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密切合作,加强现有和发展新的伙伴关系,以有效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

20111118日,联合国大会对在联合国秘书处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 Department of Political and Peacebuilding Affairs,简称DPPA)的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前反恐执行工作队)内反恐中心的设立表示认可,并鼓励会员国与该中心合作。在咨询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之后,该中心于20124月开始运作。

20148月,沙特阿拉伯王国向联合国反恐中心捐款1亿美元。自反恐中心成立以来,已有30多个国家向该中心及其项目提供了财政支持。

(四) 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设立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联合国大会于2017615日通过第A/RES/71/291号决议,设立了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f Counter-Terrorism,简称UNOCT)。联合国秘书长任命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先生为该机构的首任副秘书长, 让其参与联合国的决策进程,为联合国反恐工作提供战略领导。

该办公室的设立被认为是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提交其关于联合国协助会员国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能力的报告(A/71/858)后进行的第一次重大机构改革。

正如秘书长在其关于联合国协助会员国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能力的报告(A/71/858)中所提议的那样,《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 UN Global Counter-Terrorism Coordination Compact,原CTITF)和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已从联合国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移至新的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A/RES/60/288)及其两年一次的大会审查决议规定了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的工作内容。

(五) 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协作

反恐怖主义办公室与安全理事会附属机构密切合作,这些机构的任务是提高会员国预防和应对恐怖主义行为的能力,其中包括反恐怖主义委员会、第1267(1999)1989(2011)2253(2015)号决议设立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达伊沙)和基地组织制裁委员会,以及1540(2004)号决议设立的关于不扩散核、化学和生物武器委员会。这些委员会的工作得到了不同实体的支持;反恐怖主义委员会的执行局(Counter-Terrorism Committee has its Executive Directorate 简称CTED)负责执行其政策决定并对会员国进行专家评估,而1267委员会则借助于一个监测小组进行评估。

(六)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工作方案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的工作以其五年计划(2016-2020年)为指导,该计划与《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四大支柱相一致。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受益于由沙特阿拉伯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大使阁下担任主席的咨询委员会的22名成员的建议。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先生是该中心的执行主任。2018年,反恐执行工作队的协调安排被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取代。


二、主要职能

反恐怖主义办公室有五项主要职能:

1.对由联合国秘书长负责的、联合国系统内反恐方面各类任务进行领导;

2. 加强《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各实体的协调一致性,以确保《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四大支柱的平衡落实;

3. 加强对会员国的反恐能力建设支持;

4. 提高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工作的能见度、加强其宣传并为其加大资源的调动力度;

5. 确保在整个联合国系统中给予打击恐怖主义工作应有的重视,并确保防止暴力极端主义的重要工作以《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为牢固基础开展实行。


三、组织结构

 

(一)治理框架

治理框架

职能

主管反恐事务的副秘书长作为办公室主任

负责反恐办公室的行政与活动。副秘书长同时担任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UNCCT)执行主任和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协调委员会主席。

高级管理小组

成员包括主任和负责人。负责对办公室的所有活动进行战略管理和协调,并监督副秘书长所作决定的执行。

方案审查委员会

负责对拟议的方案和项目进行质量监督,结算由反恐信托基金资助的已完成项目。方案审查委员会就提案是否符合《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大会和安理会的任务规定、联合国的政策、规则和条例以及反恐办公室的指令、准则和标准程序向副秘书长提出建议。

(二)五个组织

中文名称

英文名称

组织构成

主要职责

主管反恐怖主义事务副秘书长办公室

Office of the Under-Secretary-General for Counter-Terrorism (OUSG)

副秘书长帮办直接向副秘书长报告,为主任级别。副秘书长办公室由一名办公室主任领导,协助副秘书长履行职责。

下设三个科室,分别负责:前沿办公室业务和通信;捐助方关系和资源调动;呼吁管理和与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的协调。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

United Nations Counter-Terrorism Centre (UNCCT)

副秘书长在履行其作为反恐中心执行主任的活动时,由一名主任协助,该主任协助副秘书长和副秘书长帮办指导和监督反恐中心的工作。

根据《全球反恐战略》和大会及安理会的相关决议,以及UNCCT愿景声明、UNCCT五年计划和UNCCT咨询委员会的指导,提供能力建设援助,支持会员国努力打击恐怖主义,防止和打击有利于恐怖主义产生的暴力极端主义。通过 "全联合国 "的方式与全球契约实体协调,并通过与会员国、国际、区域和次区域组织、民间社会组织、私营部门、学术机构和智囊团建立相关的伙伴关系。

特别项目和创新处

Special Projects and Innovation Branch (SPIB)

由一名处长领导

领导特别技术援助方案的构思、制定和实施,这些方案旨在加强与其他全球契约实体和联合国反恐中心的协调和合作;提升办事处的能力,以更好地协助会员国;建立伙伴关系,包括与私营部门、学术界和其他公共部门组织;与联合国反恐中心密切合作,开发、设计和实施创新和技术解决方案,以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如打击恐怖主义旅行、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和软目标、体育、调查能力和议会参与等领域。

政策、知识管理和协调处

Policy, Knowledge Management and Coordination Branch (PKMCB)

由一名处长领导

就国家/地区参与和关键专题问题提供战略性反恐政策建议和分析;根据大会和安全理事会的授权,起草和协调编写秘书长的反恐报告;促进联合国系统反恐以及防止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工作的协调性和一致性。发展和加强与会员国的关系,以及与国际、区域和次区域组织,包括民间社会组织的伙伴关系;支持授权的相关政府间进程,包括对《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两年期审查;以及支持联合国反恐办公室重大政策活动的构思、规划和组织。

战略规划和方案支助科

The Strategic Planning and Programme Support Section (SPPSS)

由一名科长领导

负责对联合国反恐办公室的活动进行战略性的长期规划;确定优先次序和分配资源;与联合国的立法、理事和监督机构进行协调;制定联合国反恐办公室的常规预算方案和项目预算建议;进行风险评估和风险缓解计划;监测和评估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开展的和在其授权下开展的活动。根据联合国安全管理系统,与安全和安保部协调该办公室的活动;向该办公室的组织单位提供人力资源服务;通过政策咨询促进权力下放的管理;支持副秘书长办公室确保遵守联合国的规则和条例,以及该办公室的标准作业程序、指令和指示。

(三)联络处

成立时间

2017

成立原因

为确保向反恐怖主义办公室提供足够的能力和资源,以执行其已获授权的活动,并实现加强合作的透明度、问责制和有效性;满足会员国提出的要求。

两种

模式

方案/项目支助办公室(PSO

重点是在特定区域开展或协助实施UNOCT的能力建设项目和活动,并经常专门研究相关主题。

联络和协调办公室(LCOs

重点是发展伙伴关系,包括与捐助者、受益者和相关的利益相关者,并确保适当协调UNOCT的努力和与东道国、相关区域成员国和其他国际、区域和民间社会组织的接触。

(四)领导班子

1. 主管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副秘书长

现任主管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副秘书长为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Mr. Vladimir Voronkov),2017621日就任。

 2.  副秘书长帮办兼主任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现任副秘书长帮办兼主任为拉菲·格雷戈里安(Mr. Raffi Gregorian),20199月就任。

3.  联合国反恐中心主任

联合国反恐中心现任主任为杰汉吉尔·汗(Dr. Jehangir Khan)。


四、伙伴关系

恐怖主义分子和暴力极端团体构成的威胁不断变化,需要国际社会、国家和社区各级的各利益攸关方采取多面、灵活、协作、创新的方法来加以应对。与不同的伙伴方接触,对各种观点持开放态度,是应对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所构成的复杂挑战的根本。《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大会和安全理事会各项决议以及《马德里指导原则》鼓励会员国与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之间的接触。

(一)科技公司

会员国认识到私营部门在反恐、防止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会员国对恐怖组织利用新技术和社交媒体平台散布仇恨理论、招募追随者和增强其行动能力的行为表示严重关切。各国政府一直在呼吁社交媒体公司采取更加协调一致的行动,以解决网上的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内容的问题。鉴于其巨大的影响力,科技公司是解决方案的关键部分,不仅要防止其技术被利用,还要调动其技术知识来设计新的解决方案。

(二)学术界

大学、智囊团和独立研究人员地位特殊,可提出探索性问题,进行方法合理的研究,并发挥重要的政策作用。学术和政策研究可以协助收集和分析数据,检测模式和趋势,建立更深层次的比较、区域和专题知识。

与私营部门、学术界、民间社会组织和基金会、网络和协会等其他非国家行为体建立强有力的有效伙伴关系,将有助于加深对循证信息的理解和认识,深化学习和政策讨论,协助评估不同干预措施的影响和结果。

这种伙伴关系还将推动创新,并加强设计、开发和实施打击恐怖主义以及预防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想法、项目和创新解决方案。


五、资金来源

筹集资金是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工作的重中之重。反恐办的年度预算约有3%来自联合国经常方案预算,反恐办依靠捐助方向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的慷慨捐款,为支持会员国和应会员国要求开展的重要反恐活动和倡议提供资金。

(一)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于2009年设立,并在20176月根据大会第71/291号决议设立后移交给联合国反恐办公室。该信托基金目前为反恐中心和反恐办在世界各地开展的全球、区域和国家项目的政策、规划、监测和评估工作提供支持。其中许多项目与开发署、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教科文组织和人权高专办等联合国其他实体共同实施。此外,反恐办还接受由秘书长办公厅管理的联合国和平与发展信托基金的拨款(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资助)。自2009年联合国反恐信托基金成立以来至2022930日,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已从36个捐助者和联合国和平与发展信托基金动员了3.402亿美元的认捐。

 

向联合国反恐信托基金捐款的情况(2009-2022930日)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自成立以来的累计捐款和年度捐款,以及通过其他拨款给联合国反恐办公室的情况(截至2022930日)

截至2019630日,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自2009年成立以来,已有30个会员国向该基金捐款。沙特阿拉伯王国、卡塔尔国、荷兰、欧盟、美国、挪威、日本、西班牙、俄罗斯和英国是信托基金的十大捐助方。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十大捐助方(截至2019630日)

会员国的财政捐助使反恐办在地理上和主题上扩大其影响范围。这些捐款反映出会员国对反恐办在全球开展的业务越来越有信心,且关注度越来越高。反恐办欢迎会员国向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信托基金捐款。这些捐款既可以是用于本组织确定的优先事项的非专用资金,也可以是用于具体项目的专用资金。反恐办也欢迎各个感兴趣的捐助方为项目活动提供资金。

(二)拓宽捐助方群体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收到的大部分捐款都有指定用途且需要共同出资,这意味着必须扩宽捐助方群体,确保为多年期方案活动提供可持续、可预测的资金。因此,反恐办继续增加其财政资源并使其多样化。2018年,其与各会员国签署了13项捐款协议,其中包括与印度和俄罗斯这两个新的捐助国签署了捐款协议。2018年,信托基金收到1170万美元现金捐款。2019年期间与会员国签署了8项新的捐款协议,其中包括与信托基金的一个新捐助方芬兰签署的协议。

(三)可持续供资

反恐中心继续努力为其各种项目和举措筹集未指定用途资金或共同资金,使捐助方群体实现多样化,确保多年期项目可持续获得资金。到目前为止,这些使该中心能够涉足更广泛的主题和地理领域,同时以可持续、平衡的方式实施五年期方案。

会员国表示愿意支持一系列优先领域的能力建设项目,特别是战略沟通和其他防止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问题、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加强边境安全与管理以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网络安全、人权、恐怖主义受害者、公民社会和青年参与等领域的能力建设项目,以支持全面、平衡地实施《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收到的捐款使反恐中心能够扩大其在中亚和东南亚、中东和北非、萨赫勒五国集团和加共体的地理范围和活动范围。

(四)多年联合呼吁

大会授权反恐办履行五项职能,其中一项职能是提高联合国反恐作出的努力的知名度、加强宣传和筹集资源。会员国在第六次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审查报告中强调,需要继续向会员国提供反恐领域实实在在的能力建设援助,并在这方面认识到需要为能力建设项目贡提供更多资源。为加强《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各实体在资源筹集方面的协调性、连贯性和效率,使资源实现多样化,提高资源的可预测性和可持续性,反恐办与《全球契约》实体密切协调,于20192月向各捐助方发出了第一个多年联合呼吁。

2019-2020多年联合呼吁

目前,联合国反恐多年呼吁已成为协调联合国资源调动和外联工作的工具,用于确保可持续和可预测的资金,灵活和协调一致的多边反恐对策,以有效应对复杂和不断变化的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威胁。2021-2022年联合国反恐多年呼吁为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实体(包括反恐执行局、海事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国际移民组织、人权高专办、开发署、儿童基金会、犯罪司法所、禁毒办和联合国妇女署)的12个项目和方案中的52个项目募集1.79亿美元。2021-2022年多年期呼吁作为一个互动的数字工具,为感兴趣的会员国和潜在的捐助者提供了动态的用户体验,并允许他们按国家、区域、主题优先事项或执行伙伴进行搜索。


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UN Counter-Terrorism Centre (UNCCT)

(一)历史沿革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 UN Counter-Terrorism Centre,简称UNCCT)成立于2011年9月,旨在促进国际反恐合作,并通过沙特阿拉伯政府的自愿捐款以支持会员国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

2011年11月18日,联合国大会对在联合国秘书处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 Department of Political and Peacebuilding Affairs,简称DPPA)的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前反恐执行工作队)内设立反恐中心表示认可,并鼓励会员国与该中心合作。

在咨询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之后,该中心于2012年4月开始运

2014年8月,沙特阿拉伯王国向联合国反恐中心捐款1亿美元。自反恐中心成立以来,已有30多个国家向该中心及其项目提供了财政支持。

(二)领导班子

联合国反恐中心的执行主任是主管反恐事务的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先生Mr. Vladimir Voronkov。在反恐中心的管理方面,他得到了联合国反恐办公室主任杰汉吉尔·汗博士Dr. Jehangir Khan的支持。

反恐中心由咨询委员会指导,该委员会由沙特阿拉伯王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大使Abdallah Yahya A. Al-Mouallimi担任主席。

1. 执行主任

现任执行主任为为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于2017年6月21日就任。沃龙科夫先生获任此职位前,具有30多年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门的业务经验,主要工作领域为联合国事务,工作内容包括公共外交、社会经济发展问题、政府间事务等。

2. 咨询委员会主席

沙特阿拉伯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大使于2011年6月23日赴任咨询委员会主席。穆阿利米先生从2007年起担任驻比利时、卢森堡和欧洲联盟大使。他在2001年至2005年期间曾担任沙特阿拉伯吉达市市长,此外还在政府和私营部门担任过许多其他领导职务。

3.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主任

杰汉吉尔·汗博士担任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UNCCT)和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的主任。他在联合国任职30年,既是联合国代表(任职9年)又是联合国秘书处官员(任职21年)。在1992年加入联合国秘书处之前,杰汉吉尔·汗博士曾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办公室主任,此前他担任沙特阿拉伯王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政治顾问。

(三)咨询委员会

 

反恐中心咨询委员会会议:沙特阿拉伯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和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出席会议。

1. 咨询委员会的作用

联合国反恐中心受咨询委员会的指导,委员会由21个会员国和作为客座成员的欧洲联盟(欧盟)组成。沙特阿拉伯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大使担任咨询委员会主席。

反恐中心咨询委员会就中心的工作计划,包括预算、方案和项目,向联合国反恐中心执行主任,反恐办公室副秘书长提供建议。反恐中心每季度向咨询委员会汇报其方案和项目的实施进展。反恐中心还需提交年度报告,报告年度内实施的所有能力建设方案、项目的实质性、财务业绩、方案管理、以及与咨询委员会、会员国和联合国实体的接触、沟通、资源调动以及战略优先事项。

2. 咨询委员会成员

咨询委员会由以下成员构成:沙特阿拉伯(主席)、阿尔及利亚、阿根廷、比利时、巴西、中国、埃及、欧洲联盟(客座成员)、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摩洛哥、尼日利亚、挪威、俄罗斯联邦、巴基斯坦、西班牙、瑞士、土耳其、英国和美国。

(四)目标与愿景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和沙特阿拉伯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叶海亚•穆阿利米大使出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咨询委员会会议

1. 反恐中心的目标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中心的目标是:

(1) 联合国反恐中心旨在通过制订国家和区域反恐战略执行计划,以全面综合的方式加强《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支柱的实施;

(2) 联合国反恐中心旨在开展促进国际反恐合作的活动,并推动各国、区域和国际反恐怖主义中心和组织之间的协作;

(3) 通过与反恐执行工作队各工作组进行协作,联合国反恐中心在进行会员国的能力建设以加强其反恐能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2. 六大愿景

2014年11月7日举行的联合国反恐中心咨询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前秘书长提出了他关于联合国反恐中心未来作用的愿景声明。他指出,“世界各国领导人深知,我们必须积极动员,做出更强有力的全球应对——这是联合国反恐中心的使命。”他表示,未来的目标是“将联合国反恐中心改建成一个服务于世界的杰出机构

在声明中,秘书长指出,沙特阿拉伯王国向联合国反恐中心新捐赠的1亿美元将使中心的工作远远超出“常规”,并且使中心开拓创新思路,在全球、区域和国家层面上给打击恐怖主义带来深远、积极和富有意义的潜在影响。

在该背景下,秘书长设想,联合国反恐中心应在联合国反恐工作中六个相互关联的优先重点领域做出重要贡献:

(1) 联合国反恐中心应当建设成为一个杰出机构,在联合国其他机构未涵盖的问题上拥有学科知识专长,如反恐言论、打击激进主义、加强发展与安全/反恐部门之间的对话与合作,以及恐怖分子对互联网的利用。

(2) 联合国反恐中心将为会员国和区域组织提供能力建设,以平衡的方式支助《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所有四大支柱的实施。在该过程中,这项工作将特别侧重于恐怖主义威胁较为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如阿富汗、肯尼亚、尼日利亚、萨赫勒地区、非洲之角、南亚和马格里布。

(3) 能力建设方面的工作应当采取战略方式利用资源,必须在短期(快速影响)、中期和长期内产生影响。

(4) 联合国反恐中心将支助联合国国家工作队、联合国政治特派团和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提供专家知识,以确保将反恐纳入秘书长三大主要优先事项:防止致命性冲突,在2015年后发展议程背景下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人权先行倡议。

(5) 联合国反恐中心将通过共同资助能力建设项目,建立一个反恐激励机制。资金分配将取决于其他捐赠者和受援国为项目提供配套资金。这一模式具备多项优势,包括影响更大,受惠方享有更大的自主权,以及会员国和其他捐赠者的参与度更高。

(6) 联合国反恐中心将继续确保有效的方案和项目管理,包括通过根据适用的联合国规章制度管理捐款及融资开展的活动。


(五)资金来源

联合国反恐中心完全依靠自愿捐款为其规定的活动提供资金。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A/Res/60/288,第二支柱,第9段)建议"可以考虑建立一个国际反恐中心,作为加强反恐斗争的国际努力的一部分"因此,反恐中心于2011年由沙特阿拉伯王国提供1000万美元的自愿捐款成立。2014年,沙特阿拉伯王国又捐赠了1亿美元,资助反恐中心的工作,沙特阿拉伯王国成为反恐中心的最大捐助方。

1.  沙特阿拉伯的基础性贡献

根据《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建议,联合国反恐中心于2011年在沙特阿拉伯向联合国提供的1000万美元捐款下成立。2014年8月13日,沙特阿拉伯又捐赠了1亿美元,资助反恐中心的工作。联合国大会鼓励会员国为反恐中心提供资源和自愿捐款,以支持中心的活动

2.  反恐能力建设

联合国反恐中心采用共同出资和实施的方式,与受益方、捐助方和联合国实体合作制定和实施反恐能力建设项目,充分利用各合作伙伴的能力,在当地实现更大的影响,并增加受益方的自主权。同时,成员国更多地参与到反恐中心的筹资决策中。在2014年11月7日的气候中心咨询委员会会议上,成员国表示支持通过为实施能力建设项目提供本国专家的实物捐助的方式。

3.  UNCCT五年计划

UNCCT的五年计划于2016年1月启动,旨在通过成员国的共同资助项目和倡议来获得资金,以覆盖更广泛的主题和地理区域,确保计划的顺利实施。截至2019年6月30日,已有30个会员国向联合国反恐信托基金捐款。前十大捐助国包括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国、荷兰、欧盟、美国、挪威、日本、西班牙、俄罗斯和英国。2018年,中心的基础资金大幅增加,有助于提高中心的人员配置和方案活动的可持续性。

成员国表示对支持一些优先领域的能力建设项目感兴趣,其中包括战略通信、防范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Preventing and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PCVE)、处理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边境安全和管理、航班乘客信息和预订记录信息系统(API/PNR)、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网络安全、人权、恐怖主义受害者、民间社会和青年参与活动等。这些项目旨在支持全面、平衡实施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

4.   地域范围

捐助方提供的自愿捐款使联合国反恐中心扩大了其在中亚和东南亚、中东和北非、萨赫勒五国集团和加勒比共同体的地域活动范围。


七、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UN Global Counter-Terrorism Coordination Compact

(一)历史沿革

20176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提出了一项倡议,即成立一个由联合国不同机构和部门共同参与的“全球反恐协调团队”(Global Counter-Terrorism Coordination Team)来推动联合国反恐工作的整体协调和合作。

20181月,联合国秘书长在安理会上呼吁加强全球反恐工作,并宣布设立《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以下简称“《反恐契约》”)。

20184月,联合国秘书长正式签署了该契约,标志着该协调机构正式成立。

20186月,该机制首次在联合国总部召开了高级别会议。

20196月,该机制发表了第一份《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年度报告》(United Nations Global Counter-Terrorism Coordination Compact Annual Report),详细介绍了该机制一年来取得的进展和成果。

2021年,联合国秘书长发布了一份关于该机制的评估报告,指出该机制在推动全球反恐工作协调和合作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并提出了一些改进建议。


(二)联合国工作的三大支柱

联合国工作的三大支柱分别是和平与安全、可持续发展、人权和人道主义事务,而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是跨越联合国工作三大支柱的最大协调框架。它的目的是加强联合国的共同行动方式,应会员国的要求,支持它们平衡地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和其他相关的联合国决议和任务。

1. 秘书长的改革

《反恐契约》是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设立联合国反恐办公室(UNOCT)后,进行对联合国反恐架构改革的一部分。UNOCT担任《反恐契约》的秘书处。20184月,秘书长签署了《反恐契约》,将其作为与各参与实体负责人的商定框架。

截至20224月,共有45个实体作为《反恐契约》的成员或观察员,其中包括41个联合国实体,以及国际刑警组织、世界海关组织、各国议会联盟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反恐契约的启动是在遵守现有规定的前提下,为加强联合国系统在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以及暴力极端主义潜在威胁方面工作协调性、一致性的举措。

2.  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

200698日,联合国大会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了《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该战略是加强国家、区域和国际反恐努力的一份独特的全球文书。大会每两年审查一次该战略,从而使其成为符合会员国反恐优先事项的一份动态文件。


(三)协调委员会和工作组

1. 全球契约协调委员会

全球契约协调委员会由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2018126日发起,与会各实体的负责人和主管出席了会议。协调委员会负责根据《全球契约》概述的协调和执行框架,就《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执行工作向机构间工作组提供监督和战略层面的指导。

全球契约协调委员会由主管反恐事务副秘书长担任主席,成员包括全球契约各实体的代表以及八个全球契约工作组的主席和副主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反恐办)为全球契约协调委员会提供秘书处支持。

  协调委员会于2019727日通过了其第一份2019年至2020年联合工作方案,以指导其自身工作和全球契约工作组的工作。

2. 全球契约工作组

全球契约各实体作为成员或观察员,通过八个机构间工作组展开合作,这些工作组的任务是在《契约》框架下,加强联合国反恐工作的协调一致,以便在当地产生具体影响。这一机构间结构与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四大支柱和会员国优先事项保持一致。工作组为定期合作和信息交流、联合调动资源以及制定并实施联合方案和项目提供了一个平台。

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各机构间工作组:

支柱一

消除有利于恐怖主义蔓延的条件的措施

1. 防止和打击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

主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副主席:联合国不同文明联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

 

支柱二

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的措施

2. 与反恐有关的边境管理和执法工作

主席: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
副主席:国际刑事警察组织、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联合主席:世界海关组织

3. 新兴威胁和对关键基础设施的保护

主席:国际刑事警察组织
副主席:联合国裁军事务厅、联合国区域间犯罪和司法研究所、禁止化学武器组织

4. 刑事司法、法律对策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

主席: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副主席: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支柱三

建立各国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以及加强联合国系统在这方面的作用的措施

5. 资源调动、监测和评价

主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共同主席: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6. 国家和区域反恐战略

共同主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

 

 

支柱四

确保尊重所有人的人权和实行法治作为反恐斗争根基的措施

7. 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支持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同时促进和保护人权和法治

主席: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副主席: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

8. 采取防恐和反恐性别敏感做法

主席:联合国妇女署
副主席: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


(四)与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的伙伴关系

1.反恐怖主义委员会(CTC)

反恐怖主义委员会(CTC)根据安全理事会第 1373(2001)号决议,在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后,于2001年9月28日获得一致通过。

委员会由安全理事会的所有15个成员国组成,任务是监督第1373(2001)号决议的执行情况,该决议要求各国执行一系列措施,以加强其在本国、本地区和全世界打击恐怖主义活动的法律保障和机构能力。

2.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反恐执行局)

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反恐执行局)是根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535(2004)号决议设立的,旨在协助反恐委员会的工作,并协调第1373(2001)号决议执行情况的监测进程。安全理事会第2617(2021)号决议将反恐执行局的任务期限延长至2025年底。

反恐执行局分为两个部门:评估和技术援助办公室(ATAO),以及行政和信息办公室(AIO),评估和技术援助办公室又按地理分为三个小组,使专家能够专门从事世界特定地区的工作。

3.协作是联合国反恐工作的核心

会员国对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和安全理事会决议规定的反恐要求负有主要责任。在会员国努力履行反恐承诺和国际义务,包括维护法治和人权的过程中,联合国系统力求向会员国提供相关、一致、协调和有影响力的支持。

作为这些行动的核心,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反恐办)在大会授权的所有工作领域与安全理事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反恐执行局)开展合作。反恐执行局协助委员会监测会员国执行安全理事会相关决议的情况,并找出现存的所有差距。安全理事会第2395(2017)号决议为反恐办与反恐执行局之间的密切协调与合作奠定了基础,安全理事会第2617(2021)号决议特别强调了这一基础。

同样,大会在关于《全球反恐战略》第六次和第七次审查的决议中,鼓励联 合国反恐中心和反恐执行局确保联合国反恐工作的协调。大会还呼吁联合国反恐中心和联合国其他实体在设计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工作时,包括在推动《战略》所有四大支柱的均衡实施时,利用反恐执行局的专家评估和建议。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和反恐执行局直接通过《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密切合作,该契约是一个联合国机构间协调框架,由联合国反恐执行工作队领导,反恐执行局是其成员。联合国反恐行动中心和反恐执行局的负责人每月举行会议,每年两次联合向反恐怖主义委员会通报两个实体之间的合作情况。反恐执行局执行主任是反恐怖主义契约协调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由副秘书长兼反恐办主任担任主席。反恐执行局还是八个反恐契约工作组中五个工作组的主席或共同主席。

安全理事会在其第2617(2021)号决议中欢迎反恐执行局与联合国反恐执行办密切合作,制定和实施旨在支持会员国努力执行安全理事会相关决议的联合国全系统举措,并指示反恐执行局继续支持这些活动。

4.技术援助

反恐执行局通过联合国反恐办主持的全球反恐协调平台,与联合国系统分享其通过代表反恐怖主义委员会进行的评估访问以确定技术援助需求。反恐执行局还在征得受访会员国同意的情况下与它们分享评估报告。

大会在其关于《全球反恐战略》第七次审查的决议中,鼓励会员国在反恐执行局评估的指导下,通过《全球反恐协调契约》,支持制定全面执行《战略》的国家和(或)区域自愿计划,以提供优先和协调的联合国技术援助。

(五)全球反恐协调平台

1.关于平台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UNOCT)和信息和通信技术厅(OICT)在卡塔尔国的财政支持下,开发了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平台作为方便用户、有密码保护的数字网关,旨在实现以下目标:

在联合国系统内以及在会员国中建立高效、包容的协调形式和伙伴关系。

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各实体之间的多方利益攸关方联合规划与协作。

一站式服务,提高联合国工作的能见度,限制信息共享。

平台仅限会员国和反恐契约实体指定的协调人访问。

主要功能

全球反恐协调平台为反恐契约实体和会员国的指定协调人提供以下主要功能:

全球联网 

可搜索的联系人目录  

专题资源库 

联合日历 

多利益攸关方协作 

专用工作组空间

联合规划和优先排序

活动跟踪器

联合国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项目汇总表

反恐执行局技术援助建议

2.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实体

以下实体作为成员或观察员签署了《反恐怖主义契约》。每个实体都根据自己的任务参与《反恐怖主义契约》,作为对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以及大会和安全理事会的其他相关决议的支持。

全球契约成员

全球契约观察员

1. 1267 委员会监督组

2. 1540 委员会专家组

3.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禁核试组织)

4. 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反恐执行局)

5. 安全和安保部(安保部)

6. 和平行动部(DPO)

7. 政治与建设和平事务部(DPPA)

8. 全球传播部(DGC)

9. 秘书长办公厅法治股 (EOSG RoL)

10.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

11. 国际民用航空组织 (ICAO)

12. 国际刑事警察组织 (INTERPOL)

13. 国际劳工组织(ILO)

14. 国际海事组织(IMO)

15. 裁军事务厅(裁军厅)

16. 信息和通信技术厅 (OICT)

17. 法律事务厅(OLA)

18.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

19. 秘书长青年问题特使办公室

20.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

21. 防止灭绝种族罪行问题特别顾问

22. 反恐中注意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

23. 负责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24. 负责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25. 联合国促进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署(联合国妇女署)

26. 联合国不同文明联盟(UNAOC)

27.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

28.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

29. 联合国区域间犯罪和司法研究所(犯罪司法所)

30. 联合国裁军研究所(裁研所)

31. 联合国促进追究达伊什所犯罪行责任调查组(训研所)

32. 联合国反恐办公室(UNOCT)

33.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

34. 联合国非洲问题特别顾问办公室(UNOSAA)

35. 负责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秘书长特别代表(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36. 世界海关组织 (WCO)

37. 世界卫生组织(WHO)

38. 联合国训练研究所(训研所)

39. 联合国系统职员学院(UNSSC)

1. 经济和社会事务部 (DESA)

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3. 国际移民组织(IOM)

4. 各国议会联盟(议会联盟)

5. 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

6.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

7.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



(六)全球反恐呼吁

1.六十个全球、区域和国家项目

在反恐办首次发行的《2019-2020年多年呼吁》文件中,涵盖了10个联合国机构提交的横跨《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四大支柱60个全球、区域和国家项目。该文件要求为《联合国打击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流动能力建设实施计划》提供1.94亿美元。

该呼吁首次向国际社会介绍了联合国在为反恐、预防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提供援助方面所需资源的情况。这些项目侧重于边境安全管理、旅客信息/姓名预先记录、打击资助恐怖主义、执法培训、恐怖主义与有组织犯罪之间的联系、受害者支助、人权、与民间社会的接触等议题

联合国驻地协调员、开发署、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人权高专办、教科文组织、犯罪司法所、联合国妇女署、国际移民组织以及反恐中注意增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提交了项目。

2.联合执行

项目将由来自反恐办和作为执行伙伴的其他联合国机构共同执行60个项目中近一半的项目将由联合国各机构联合实施。

该呼吁是由反恐办牵头准备的,这是为实现《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协同捐助方建立资源调动和外联联合机制以支持联合国反恐工作”的承诺之一而迈出的一步。

反恐办的任务是“改进联合国反恐努力的可视度、宣传和资源调动”。

3.2021-2022年联合国反恐多年呼吁

联合国反恐多年呼吁是协调联合国资源调动和外联工作的一个工具,以确保为有效应对复杂和不断变化的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威胁所需的灵活和协调一致的多边反恐对策提供可持续和可预测的资金。

2021年6月29日联合国反恐办、反恐执行局和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作为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资源调动及监测和评价工作组的共同主席,将启动新的2021-2022年联合国反恐多年呼吁。该文件呼吁寻求资金,以支持会员国在预防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行为、利用人工智能反恐、刑事司法对策、边境安全管理和支持恐怖主义受害者方面的优先事项,并重点关注性别平等和人权问题。它包括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各实体(反恐执行局、海事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国际移民组织、人权高专办、开发署、儿基会、犯罪司法所、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办事处、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和妇女署)的50多个项目和方案。

新的《2021-2022年联合国反恐多年期呼吁》是一个互动的数字工具,将为感兴趣的会员国和潜在捐助者提供动态的用户体验,并允许他们按国家、地区、优先专题或执行伙伴进行搜索。

2019-2020年多年期呼吁》标志着联合国首次发出单一呼吁,支持全球、区域和国家打击恐怖主义和防止暴力极端主义的举措。这是对联合国实施《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四大支柱的资金需求进行一致评估的关键一步。


        八、重要会议

(一)日内瓦会议

2016年4月7日至8日,由瑞士政府和联合国共同主办的“防止暴力极端主义——前进之路”会议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举行。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Ban Ki-moon)、瑞士联邦外交部部长迪迪埃-布尔克哈尔特先生Didier Burkhalter)、各国部长、会员国代表团团长、国际和区域组织负责人、联合国和其他国际和区域组织机构负责人、基金负责人以及信托机构负责人出席了本次会议。

 代表们在日内瓦防止暴力极端主义会议期间齐聚一堂

 

会议为期两天。第一天的会议聚集了众多资深专家,重点讨论了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在联合国总体预防议程背景下提出的《预防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Plan of Action to Prevent Violent Extremism)、解决暴力极端主义驱动因素的重要性以及《行动计划》里的优先事项。

第二天举行了高级别会议,其中包括部长级发言。国际和区域组织负责人以及联合国机构负责人也参加了当天关于在国家、区域和全球层面开展行动的讨论,分享了他们关于在国家、区域和全球层面采取行动防止暴力极端主义的观点,以及他们对联合国秘书长提出的《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的看法。

过去几年以来,暴力极端主义的恶性蔓延给国际社会造成了极大困扰。暴力极端主义团体直接攻击《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并破坏了联合国多年以来在“维护和平与安全、促进可持续发展、促进尊重人权和提供亟需的人道主义援助”原则指导下进行的努力成果。

会议指出,暴力极端主义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缺乏社会经济机会、边缘化和歧视、治理不善、侵犯人权和法治、持久且未解决的冲突、个人动机和过程、因压迫、征服或外国干预而导致的集体不满、信仰的扭曲和滥用、政治意识形态、种族和文化差异、领导力和社会网络,这些因素在将不满情绪转化为极端主义暴力行动方面发挥着重要的催化作用。

2016年2月12日一致协商通过的关于潘基文秘书长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的大会决议(A/RES/70/254)中,会员国对秘书长的倡议表示欢迎,并强调必须应对暴力极端主义在助长恐怖主义方面所构成的威胁。这表明暴力极端主义不能也不应与任何宗教、国籍、文明或族裔群体联系在一起。

在《行动计划》和2016年2月联合国大会关于该计划的正式辩论的基础上,会议还讨论在全球、区域和国家层面预防暴力极端主义的机遇。会议期间举行的讨论将继续为会员国、国际和区域组织以及民间社会提供宝贵的观点资源,特别是在分享与预防暴力极端主义有关的关键问题的经验和最佳做法方面。

       此次会议为加强国际合作以应对世界各地暴力极端主义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呼吁整个国际社会以积极主动、协调一致、多层面的方式对暴力极端主义的威胁做出回应。


(二)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

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到目前为止一共举办了三次。

 

第一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

 

2018年6月28日至29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António Guterres)于联合国总部召开第一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本次会议的总主题是“加强国际合作,打击不断演变的恐怖主义威胁”。会议旨在建立新的多边合作伙伴关系,以加强国际社会的反恐力度。

古特雷斯在会议上呼吁:“我们的责任是团结起来,为世界各地的人们建立一个和平、安全、有尊严、有机会的世界,这样我们就能剥夺暴力极端分子传播其仇恨意识形态所需的燃料”。古特雷斯在为期两天的反恐周会议结束时表示,“必须采用不损害法治和人权的方法来共同打击恐怖主义”。本次会议的与会者包括反恐机构、区域组织、民间社会组织和联合国全球反恐协调契约实体等。

 

第二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怖主义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

 

2021年6月28日至30日,联合国秘书长于纽约总部召开第二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怖主义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在变革技术时代打击和防止恐怖主义:应对新十年的挑战”。

本次会议为会员国、联合国实体、国际和区域组织、民间社会组织和私营部门提供了一个交流信息、经验和良好做法的平台,并探讨在《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四大支柱下如何就主要反恐优先事项开展进一步合作。

在实施《全球反恐战略》的过程中,联合国反恐办致力于充分尊重人权和促进性别平等,这是本次会议讨论的重点。

 

第三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

联合国秘书长于2023年6月19日至2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第三届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本次会议的主题是“通过重振多边主义和机构,合作应对恐怖主义

本次会议由会员国、联合国实体、国际和区域组织、民间社会、学术界和私营部门共同参与,并在下列专题会议中探讨如何开展进一步合作:调动多方利益攸关方参与反恐,同时确保遵守人权和法治;在不断变化的全球恐怖主义形势下建立有效和有复原力的会员国机构;评估当前全球威胁形势和新出现的趋势;加强能力建设计划,以弥补抗灾能力方面的差距。

这次会议成效显著,为秘书长在“我们的共同议程”报告中提出的“和平新议程”的筹备工作,以及将于2023年末或2024年初在尼日利亚举行的非洲反恐首脑会议奠定了良好基础。

联合国反恐办承诺在执行《全球反恐战略》的背景下促进充分尊重人权和性别平等,这是本次会议的核心关注点。


(三)区域会议

2018年6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纽约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会议主题为加强国际合作,打击不断演变的恐怖主义威胁。来自150个会员国、30个国际和地区组织、55个民间社会组织和31个联合国实体的一千多名与会者出席了会议。高级别会议与《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第六次双年度审查相继举行,首次在纽约联合国举办了反恐周活动。

在古特雷斯的倡议下,会议的主要成果之一是由联合国反恐办与会员国合作举办若干区域高级别会议,以保持在关键反恐问题上的势头并加强国际合作。区域高级别会议目的是促进《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以及大会和安全理事会相关决议的实施。

目标

地区高级别会议是会员国交流信息、专业知识和资源,发展伙伴关系以及共同解决一系列重大反恐问题的平台。地区高级别会议支持在国际法和人权框架内采取多边方式打击持久和不断演变的跨国恐怖主义威胁,旨在促进全面、均衡地执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以及大会和安全理事会的其他相关决议;促进地区和国际合作与伙伴关系;促进对话和经验交流,以制定和实施全政府和全社会的反恐方法,包括防止和打击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加强对联合国反恐努力的政治支持;促进与民间社会伙伴的实际接触;筹备2020年在纽约举行的第二次联合国会员国反恐机构负责人高级别会议

1.塔吉克斯坦

2019年5月1517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召开了主题为“开展国际和区域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及通过非法贩毒和有组织犯罪资助恐怖主义的行为“的会议。

会议旨在加强国际社会促进区域合作的努力,以确定预防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行为的有效做法。此次会议还创建了论坛,供专家们讨论如何应对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不断变化的资助其活动和结构的方法。这次活动为审议会员国面临的复杂和多层面挑战提供了一个平台,并促进了打击资助恐怖主义的经验教训和良好做法的交流。

会议结束时发表了一项宣言,强调"非法贩毒继续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并破坏可持续发展、人权和法治"。宣言呼吁"所有国家根据国际法规定的义务,促进和加强国际合作"。会议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了《杜尚别宣言》该宣言现已成为联合国的正式文件),加强了中亚的反恐合作。杜尚别会议的成果将有助于计划于2020年6月在纽约举行的第二次反恐高级别会议。

       杜尚别会议是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于2018年6月在纽约召开的第一次反恐高级别会议的一系列后续活动中的第一次联合国反恐办区域会议。会议由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与联合国、欧洲联盟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合作联合召开。